从Apple Watch看智能穿戴趋势

apple watch今天是Apple Watch正式发行的日子,可惜首发市场没有中国。Apple Watch是苹果公司首款智能穿戴设备(我知道的是如此),也给业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,价格也是牛逼的要死,最高达十二万人民币。前几天跟朋友们聊天的时候,我说,尽管Apple Watch的价格高的离谱,肯定利润也极其丰厚,但一定会非常畅销,因为现在有钱人太多了,不差钱!

不过现在看来智能穿戴是一种趋势,现在市场还不够成熟,消费者在购买时也只是出于冲动和对新奇的追求而已。无论是厂家,还是消费者,对智能穿戴的发展和未来,也都是在摸索中,如何将智能设备的功能发挥出来,或者说开发出一个手机不具备、消费者乐于接受、且具有实际的无可替代的功能是当前一段时间内,厂家亟需要解决的问题。现在买Apple Watch的人,大多是苹果的粉丝,或者是追求新奇产品和技术的少数人而已,再就是不差钱的土豪。

期待吧,总会有实现的这么一天的,高额的利润,是创新的最大最直接的动力!

Toay

xiaoyaenr

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
我知道我已经看了春天
记得那一天带着想你的日夜期盼
迫切地不知道何时再相见
记得那一天等待在心中点起火焰
我仿佛看到了命运的终转
记得那一天你像是丢不掉的烟
弥漫着我再也驱赶不散
那一天那一天我丢掉了你
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
那一天那一天留在我心里
已烙上了印永远无法抹去
生命在故意和我周旋
给你一个难忘的瞬间
却不能让她继续永远
那天你走出我的视线
再也没有出现
那一天那一天我丢掉了你
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
那一天那一天留在我心里
已烙上了印永远无法抹去

2015.04.01

shengming@chenshian.com今天是4月1日,也是西方的愚人节,这些年由于多种原因,西方的节日在中国比较流行。用一个朋友的话说,中国人没有不过的节日。当然了,12年前的今天,香港著名艺人张国荣跳楼自杀了,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,时至今日,每年的愚人节也有大批的粉丝会通过各种方式来怀念他。严格意义上说,我不是他的粉丝,但我觉得作为一个艺人来讲,他确实是出类拔萃的。不过,今天我要说的,除了愚人节和张国荣外,还有我们村的一些人和他们身上发生的事。

先说一家人吧,他们家在我们家前面,也就是说他们的房子的后墙就在我们家院子里。他们家有个男孩,跟我弟弟同岁,但生日稍大点。男主人我应该叫叔,女主人自然就叫婶子,当然只是按照村里的辈分论的,实际上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。男主人呢,比较好吃懒做,喜欢赌博,但这种人,头脑一般比较灵活,思维比较开放。八十年代的时候,我们那儿电视机刚开始流行,他们家就买了一台。夏天的时候,电视里放《海灯法师》,村里好多人都自带板凳,到他家看电视,他们家呢,也大方,就把电视放在院子里,供大家看,就跟看电影似的。

后来他们全家人搬到青岛来了,具体干什么营生我也不是很清楚,通过后来别人的传说了解到,应该是贩卖青菜海鲜之类的。城市里面这些生意大都是外地人在做,需要每天早起去市场上购买新鲜货,然后再去贩卖,赚取差价,这些活在城里人看来脏累差,却也给不少人提供了发家致富的机会。我这个叔家,大概就是做这些营生吧!但因为他好赌懒做,所以日子应该大都是他老婆在操弄着,他儿子后来也不上学了,跟着帮忙什么的,一家人的日子应该也过得还算可以。

但因为我的这个叔,好赌懒做,还酗酒,好像得了肝病还是癌症,当然了,这前后没有什么直接的因果关系,只能说命该如此吧!四十出头就死掉了,只剩了他老婆和儿子。那时候他儿子也十七八岁了,自己能干活了,早起去市场进货的活,就由他来做了。进货之后,再跟他妈妈一起贩卖,按理说,这样的情况,只要俩人肯干,日子应该还是很不错的。等以后他结婚了,他妈妈可以跟着他们生活,给看孩子,他们两口子继续贩卖生意,生活应该是很好的。可天不遂人愿,好像在他爸爸去世一年之后,他儿子也在一天早晨去海边贩卖海鲜的时候,开着三轮车被一部宝马车撞了。那时候,我刚来青岛,在报纸上还看见过这个新闻,报纸上说,当场就撞飞了一条腿,场面很惨。

就这样,原本生活还不错的一家人,两年不到的时间,爷俩都没了。他妈妈原本就是外村嫁到我们村的,在他爸去世之后,还有儿子可以依靠,但在他也离开之后,他妈妈就没有理由继续留在我们村了,很快,就改嫁了。一家人就这样散伙了,他们家的房子,也让他的兄弟给接收了,到现在也快坍塌掉了。

再说另外一家人,这家的男人原先是我们村的小学教师。八九十年代的农村教师,待遇很差,适逢改革开放,很多人辞职不干了,他也如此。辞职之后,整天的贩卖一些东西,日子也挺好的。这人也挺能折腾的,十几年之前全家去了外地投靠兄弟去了。在那里开了个公司,具体情况老家人也大都是道听途说的,不过感觉能到城市里开公司的人,那都是很了不起的。他本来有一个儿子,年龄也不小了。后来他老婆出车祸死了,老家里很多人说这背后有什么阴谋之类的,但这些事吧,也只是传说而已,谁也没有确切的证据。他又娶了一个很年轻的老婆,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,比他原来的儿子得小个十五六岁吧,我估计。一个从农村到城市里的男人,能娶一个很年轻的老婆,有三个儿子,其中两个是双胞胎,且有一个赚钱谋生的公司,这已经是很理想很不错了。

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现在都是快节奏,大多数的变化不需要三十年,十年足够了。十年之后,也就是前年的时候,他也出车祸死了,而且同车的还有两三个人也一起完了。结果人家自然不愿意,想寻求物质赔偿,后来具体怎么处理的,我不清楚了。原本他们家在我们村是有房子的,可后来因为去了城里,就卖掉了。他们夫妻俩前后间隔十年去世之后,去年他儿子回我们村过年,只好住在别人家里,因为他们的房子已经卖给别人了。

这两家人的遭遇,我也都是回家的时候,听村里人说的,具体的细节可能不是那么准确,但大体是这么个情况了。说心里话,作为一个村子的人,虽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,但也都是乡里乡亲的,对于他们的遭遇,我还是充满了同情和惋惜,但现实却还是残酷的发生了。之所以把这两件事给写下来,并非是幸灾乐祸看别人热闹,完全没有一点这种意味。只是因为这两家人的事,对我的震撼还挺大的:人这一辈子,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过完,就已经是很奢侈的了,应该好好的珍惜现在的生活,身边的人,珍惜和享受所读过的每一天!

我爱互联网

网络 美女 生活

自从两千年下半年开始接触网络至今,也有近十五年的时间了。这十五年的时间中,网络几乎每天都会进入到我的生活当中,不敢说有多么大的影戏,也不敢说网络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多大的改变,但确确实实的,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互联网络了。现在看看,我上网的这十几年,应该是赶上了网络发展最迅速的时候,两千年之前网络不够普及,今后网络如何发展我也无法预测,不过这十几年中,确确实实经历了网络的爆发期。

当初刚学会上网的时候,还比较流行聊天室。记不清楚具体的名字了,好像济南有个百灵网,还有个碧海银沙之类的,经常去网吧里面玩聊天室,现在网络聊天室应该没有了吧!后来学会了用QQ,那个时候还叫OICQ,后来因为与ICQ的官司,才改为QQ的。这些年下来,要说网络给我带来哪些实际的影响,还真的说不上来,不过现在的工作生活中,已经离不开它了。

到现在为止,我常上的网站有网易,腾讯网等,看新闻,看评论;手机电脑每天都挂着QQ,但基本上都是工作用的;手机每天都开着微信,也基本上是为了工作方便;工作的时候,用公司邮箱,个人的邮箱现在常用的也只有gmail和126,前者接受一些重要的邮件,比如信用卡的账单等,后者用来注册一些网站,不过这两个邮箱也都转移到QQ邮箱了,因为方便。

这个博客,已经建立了七八年了,前几年的时候,还比较喜欢折腾,最近这两年,基本上不写什么了,,但如果要我彻底放弃,还是不可能的,至少目前是。理想的情况是,我会一直保留着,偶尔的更新一下,也算是一个乐趣吧!闲暇时间,在QQ游戏里面玩玩游戏,购物的时候上淘宝天猫京东等,支付的时候用支付宝、微信,打车的时候用快的和滴滴,这么一想还真是离不开互联网了。

试想一下,没有网络,该会是一种什么情况?工作邮件不能发了,QQ、微信不能用了,只能用电话和传真,这是无法想象和接受的!如果没有网络,我的手机除了打电话发短信之外,完全没用了,不能上QQ微信,不能刷微博,不能看新闻,不能玩游戏,不能查地图,不能用网银,不能网购,不能支付,操,简直没法想象啊~~~

Internet,你真是个好东西,我爱你~

瘫痪妻子迷上网聊 男网友抱其上车私奔

网络网聊网友丈夫出门买菜,瘫痪妻子夏某被网友抱上车,离开住了20年的家。七天后,丈夫王先生拨通妻子电话,却得知妻子要跟他离婚。昨天10时许,家住省城肥西县官亭镇的王先生打进本报热线,想让记者帮他妻子回心转意。

王先生说,3月20日早上,妻子夏某还在家。当日一早,王先生出门买菜,离家前托表嫂到家里照顾。表嫂李女士告诉记者,王先生走后,夏某说要去趟妹婿家,说罢自己推着轮椅驶向妹婿家。“她说很快回来,我就没在意。”李女士说,夏某离家不久,附近居民黄女士跑来告诉她,“夏某被一个男子抱起来,坐上一辆银白色的五菱宏光面包车离开。”随后,李女士去了夏某的两个妹婿家,都没发现夏某。等王先生回家,当即向辖区派出所报警。

回到家中,王先生仔细想了想,妻子很可能跟网友私奔了。“她一年前爱上网聊,我就惯着她。”王先生说,最近两星期,40岁的妻子时常跟一名男网友聊到半夜,王先生说,妻子患小儿麻痹症,生活无法自理,两人结婚20年,妻子网聊只是玩玩而已,没想到却被网友接走了。

七天后,3月27日,王先生打通夏某电话,“妻子说要跟我离婚,男网友对她太好。”夏某一番决绝的表态后,挂断了电话。昨日16时许,记者拨通夏某的电话,她表示,“该说的都说了,跟他离婚离定了。”当记者劝夏某,是否为18岁的儿子考虑过,夏某一时无语,停顿了近一分钟,她说,“我再考虑考虑。”交谈中,夏某不愿意说她在哪里,也不愿透露身边网友的信息。

这新闻原稿不知道是安徽哪家媒体的,我看到了直接就给转载过来了。这些人是怎么了,真是让人震惊了!结婚二十年,有个18岁的儿子,小儿麻痹症,生活无法自理,这样的一个女人,却跟网友私奔了,这是多么疯狂的是一个世界啊!